当前位置: 主页 > 木乃伊 > 正文

古埃及君主的尊称)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9-21 00:36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法老(公教译:法郎)。是古埃及国王的尊称,也是一个神秘的名字,它是埃及语希伯来文音译,其象形文字写作,意为大房屋。

  在古王国时代(约前2686~前2181)仅指王宫,并不涉及国王本身。新王国第十八王朝图特摩斯三世起,开始用于国王自身,并逐渐演变成对国王的一种尊称。第二十二王朝(前945~前730)以后,成为国王的正式头衔。习惯上把古埃及的国王通称为法老。法老作为奴隶制专制君主,掌握全国的军政、司法、宗教大权,其意志就是法律,是古埃及的最高统治者。法老自称是太阳神阿蒙之子,是神在地上的代理人和化身,令臣民将其当作神一样来崇拜。

  的权力。古埃及人对法老的崇拜近乎疯狂,仅仅是法老的名字就具有不可抗拒的魔力,官员们以亲吻法老的脚而感到自豪。

  法老死后,其尸体被制成干尸,即“木乃伊”,放在金字塔内部的墓室中。金字塔即埃及法老的陵墓,它是古代埃及人智慧的结晶。金字塔大多建筑于古埃及王国第三到第六朝统治时期(即公元前2800——前2300年)。埃及境内约有70多座金字塔,其中坐落在吉萨第四王朝法老胡夫的金字塔最为雄伟壮观。塔高146.5米,绕一周约1公里,占地52900平方米。塔身由2300000块石块砌成,平均每块石头重达2.5吨,其中最大的有15吨重。石块之间无粘着物,全靠石身的重量紧紧地压在一起。历时近5000年,塔基还十分牢固。胡夫金字塔的内部结构也相当复杂,恰似一个规模十分巨大的宫殿。

  然而,图特摩斯有感于先人的陵寝大都不免遭受盗墓人的侵害,把自己的陵墓同殡葬礼堂分开,这在埃及法老中还是没有先例的。他的墓地距礼堂将近1.6公里。他命依南尼底比斯山西麓隐蔽的断崖下,在那石灰岩壁上开凿了一条坡度很陡峭的隧道作为墓穴,并将遗体(木乃伊)放在那里。从此以后的500年间,法老们就不断地在这个山谷里,沿用这种方式构筑自己的岩穴陵墓。后来希腊人看到那通往墓室的长长的隧道,觉得很像牧童吹的长笛,就把这种岩穴陵墓叫做“笛穴”。

  在开罗以南700公里,尼罗河西岸岸边7公里,与卢克索等现代化城市隔河相望的一大片沙漠地带就是古代埃及都城底比斯的所在地。帝王谷就坐落于离底比斯遗址不远处的一片荒无人烟的石灰岩峡谷中。在那断崖底下,就是古代埃及新王国时期(公元前1570年~前1090年)安葬法老的地点。几个世纪以来,法老们就在尼罗河西岸的这些峭壁上开凿墓室,用来安放他们显贵的遗体,同时这里还建有许多巨大的柱廊和神庙。这里曾经是一处雄伟的墓葬群,一共有60多座帝王陵墓,埋葬着埃及第17王朝到第20王朝期间的64位法老,其中有图特摩斯三世阿蒙霍特普二世塞提一世拉美西斯二世等最著名的法老。在这些陵墓中最大的一座是第19王朝塞提一世之墓,从入口到最后的墓室,水平距离210米,垂直下降的距离是45米,巨大的岩石洞被挖成地下宫殿,墙壁和天花板布满壁画,装饰华丽,令人难以想象。墓穴入口往往开在半山腰,有细小通道通向墓穴深处,通道两壁的图案和象形文字迄今为止仍十分清晰。

  人们在图坦卡蒙墓中发现了几处图坦卡蒙的诅咒铭文,有一处写道:“谁扰乱了法老

  的安眠,死神将张开翅膀降临他的头上。”还有一处写着:“任何怀有不纯之心进这坟墓的,我要像扼一只鸟儿一样扼住他的脖子。”这个最年轻的法老的墓门被开启的同时,神秘伴随而来。先是卡特宠爱的金丝雀被一只眼镜蛇吞掉了。随后,卡尔纳冯伯爵死于由蚊子叮咬而传染的不知名疾病。被叮咬的部位正是图坦卡蒙脸上那块伤疤的位置。埃及文物最高委员会主席哈瓦斯图坦卡蒙墓给木乃伊做CT检查时,也出现了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情。据埃及《消息报》报道,当时,刚从美国买来的先进仪器竟无端失灵了一个半小时。报道说,哈瓦斯是不信“法老的诅咒”的,他还安慰工作人员说:“不要怕,不会是法老的诅咒。“

  去的,法老的诅咒又是怎么回 事呢?有人认为,古代埃及人可能使用病毒来对付盗墓者。1963年,开罗大学医学教授伊泽廷塔谊发表文章说,根据他为许多考古学家做的体检,这些人均带有一种能引起呼吸道发炎的病毒。他认为进入法老墓穴的人正是感染了这种病毒,引起肺炎而死的。 1983年,法国女医生菲利浦提出了又一见解。她认为致命的不是病毒而是霉菌,由于法老陪葬物中有众多食品,日久腐败,在墓穴形成众多的霉菌微尘。进入墓穴者不可避免地要吸入这种微尘,从而肺部感染,痛苦地死去。

  古埃及新王国第19王朝法老,塞提一世之子、和其祖父同名的拉美西斯二世,是统治埃及67年,古埃及史上统治时间最长、影响最大的法老,标志着埃及帝国的权力达到顶峰。坐在战车上的他英姿飒爽,也寓意着他统治生涯的血雨腥风。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II)是埃及最伟大的法老,他是个伟大的建筑师,

  也是个了不起的勇士。在他统治埃及的66年间总计生了100个小孩。拉美西斯二世总共有8个正式的妻子,还有将近100个妾。他死于公元前1212年,享年90岁。

  拉美西斯二世的小孩中有12个比他短命,当他终于肯让出王位给他第13个儿子时,他已经是个糟老头了。

  1881年拉美西斯二世木乃伊在帝王谷(Deir el Bahri)被发现混在40个木乃伊中。将近100年后人们将他的木乃伊运往巴黎治疗时(因为被细菌感染),还特别给了他一本护照,护照的职业栏中填上:国王(已经死了)。

  经X光检查拉美西斯二世的木乃伊,发现他的鼻子中塞满了胡椒,推测是用来使他那漂亮的鹰勾鼻外型能够好好维护保存。另外还发现了他有腰骨关节炎,心脏病,口颚间也有脓肿。

  如果图坦卡蒙(Tutankhamun)是最著名的法老,那他的岳父阿肯纳顿(Akhenaten)就是最引人争议的法老了。除了外表看起来像女生外,最让埃及人觉得生气的就是他推翻了常规的多神信仰而改尊崇一神信仰。

  阿肯纳顿的爸爸——阿曼霍特普三世(AmenhotepIII)是最喜欢吹牛的法老,他吹牛说曾在一次打猎游戏中一举杀了56头野牛。

  拉美西斯三世派人造了大船,然后经由陆地拖到红海,最后由红海出发航往索马利亚,目的是去取一种供神用的树脂香料。

  西元前15世纪时的图特摩斯三世(TuthmosisIII)应该是第一个穿耳洞的法老。他打猎技巧很不错,曾传说在一个小时里就杀了120头大象跟120头野牛,以及曾在一眨眼间就杀了7只狮子。

  图特摩斯三世(TuthmosisIII)很讨厌他的母后哈谢普苏(Hatshepsut;哈谢普苏是图特摩斯一世之女,二世之妻;图特摩斯三世则为二世后宫妃子所生),所以就到处破坏她的纪念性建筑物,包括在她的方尖碑周围筑起高墙,并骗说这是为了保护后代子孙。

  阿曼霍特普二世(AmenhotepII)是著名的大力士,他的弓强劲到没有任何一个士兵能拉得开。曾有一次节庆他一连射了300箭,而且每一只箭都深深穿透铜制的靶心。

  阿曼霍特普三世(AmenhotepIII)大概是最自以为帅的法老了,他的自画像比谁都多,另外还做了大约1000座的雕像,好让人家知道他有多帅。

  阿曼霍特普三世最著名的雕像就是位于卢克索的那两个曼农巨像(Colossi of Memnon)。他们都是用一整块石英石刻成的,大约21公尺高,石头是从400公里外的亚斯文采石场运来的。有个古老的传说是其中一个曼尼巨像会在清晨跟黄昏时发出呜呜的哭咽声,还曾经因此吓到好几个来参观的罗马皇帝。

  自以为帅的阿曼霍特普三世娶到了一位伊拉克公主,这位公主嫁到埃及时,除了大批的嫁妆外,还带了317位宫女一起来服侍她。阿曼霍特普三世为了取悦这位公主,还特地在15天内挖了一座1700公尺长的人工湖(位于现今路克索之卡纳克神庙内)。

  埃赫那吞(Akhenaten,也就是阿曼霍特普四世)推翻了常规的多神信仰而改尊崇一神信(阿顿神;Aton太阳神,外形为红色日盘),还要人家叫他类似摩西的先驱者或耶稣的先驱者之类的称号,让埃及人气的半死。被形象的称为诗人法老,他留下了大量歌颂太阳神的诗篇,他关闭了阿蒙神庙,大大打击了祭祀集团的势力,并且迁都到其他地方。

  阿肯纳顿外表及身体都很特殊,像女生,19世纪时有位古埃及历史学者还宣称阿肯纳顿可能是女扮男装的法老。

  阿肯纳顿的神庙和纪念馆在他死后就遭到图坦卡门以及唾弃他的人有系统的拆除,甚至将他的名字从碑文及其他历史纪录中一一抹去。

  然而,在最近的一次研究中,参与研究的科学家们怀疑法老埃赫那吞患有罕见的马凡氏症。他们怀疑的证据是:法老阿肯那顿的身体拥有许多与众不同的病态体征。例如:身体的骨骼都与正常人相比过长。眼睛的形状与由于马凡氏症引起的病状非常相似......而马凡氏症的主要症状是需要阳光的刺激病患才能够视力有所提升。科学家们怀疑,这与阿肯那顿将国都迁徙有着莫大的关联。

  看看下面这位法老的陵墓,你会吓到眼睛快飞出来!与木乃伊相伴的还有金字塔里法老的诅咒。伴随着法老陵寝发掘过程中一系列相关人员的离奇死亡,很多人感到困惑:法老的诅咒到底是真实存在,还是只是一种巧合?

  当人们高高兴兴地谈论了“我们从哪里来”这个问题,当然我们也得面对“死了之后,我们要到哪里去”的问题。在古文明中,没有谁是对死亡不在意的。金字塔、木乃伊,法老的诅咒... 古埃及文化里的有太多的 神秘 事物。

  埃及学的始祖曼涅托是一个希腊化的埃及人,可以说,埃及学的历史几乎和希腊文明的历史一样长。荷马认为埃及的国名源于波塞冬的一个孙子——埃古普托斯。可以说,“法老”这个称号,是“东方大国”印象的一个集中体现。

  当时的欧洲,现代主义建筑——工业化的产物,其核心内涵是社会、大众、批量生产、低造价、现代工业、现代构造等功能主义立场——已根基颇深,尺度巨大、铺张奢华的新古典主义被视为是一种反动。

  毒蛇的存在可以说是埃及法老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尤其眼镜蛇形象更是常见于各式场景之中。法老的特权象征物总共可分为四类,分别是王冠(五种)、头饰、权杖和眼镜蛇,其中眼镜蛇是法老的保护神。那么问题来了。究竟是什么样的眼睛蛇才有资格与古埃及王权联系在一起?